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最新章節、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雩玖、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全文閱讀、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txt下載、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免費閱讀、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雩玖

雩玖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穿成替嫁夫郎[美食]、反派王爺的富貴夫郎、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

。 最近,柚子網大肆宣傳《奧特曼》,力度之大,讓人感覺像是什麼年度巨制。

「我是被廣告吸引來的。」

「我也是,那個廣告叫:兩個赤裸巨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幹這種事兒······」

「我本來在看電視劇呢,中間插播廣告就是這個奧特曼。」

「我兒子看到廣告,連路都走不動了。」

柚子網用的招數極其不地道,那就是無處不在的廣告投放,很頑強的出現在瀏覽器的每一個角落。

另外,跟沈城談妥二輪三輪播放權的電視台也開始發力,宣傳著《奧特曼》第23集即將播放的消息。

······

這一天,早就翹首以待的孩子們坐在了自家的電腦前,催促着父母打開柚子網,找到奧特曼最新更新的劇集。

熟悉的音樂響起,隨着片頭曲的結束,劇情開始。

除了孩子們外,很多業內人士都關注著柚子網的這一大動作,他們不清楚這個所謂的23集到底是何方神聖,指的這樣賣力的宣傳。

劇情開始。

位於聊城的世界和平會議召開,果然又是聊城,眾人心中暗暗吐槽,這可真是一個多災多難的城市,每一次怪獸都是出現在這裏。

一件一件離奇事件發生。

賈米拉出場。

一直到現在,劇情都還很正常,孩子們抱着零食,一邊吃一邊津津有味的看着,根據他們的經驗來看,科特隊馬上就要吃癟了,然後奧特曼出場把怪獸打敗。

可是接下來的發展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因為賈米拉竟然被幾把破手槍打跑了!

???

大哥,你是怪獸啊,五十米高的怪獸啊,能不能別這麼沒牌面?

說實話,這樣的怪獸讓孩子們有些失望————證明一個強者的方式就是擊敗另一個強者,這個叫賈米拉的大塊頭如此之弱,打敗他一點成就感都沒有。

甚至有些孩子都不想看了。

但一想到這是付出了無數不平等條約才跟父母爭取到的快樂時光,他們還是老老實實的坐着,等待着劇情發展。

「這個怪獸有點可憐,手槍都能欺負。」

一個小男孩吸了吸鼻子,跟身旁的父親說道。

「看個樂就好,看完趕緊去寫作業。」他父親有些不耐煩的說道:「也就是你,你看看你們班裏那些學習好的同學,誰整天看《奧特曼》這種幼稚的東西?」

「《奧特曼》不幼稚!」孩子大聲理論道。

「行行行,不跟你吵,趕緊看你的。」他父親也懶得說什麼了,反正這孩子說了,看完這集就把自己買的那套卷子做了。

真是的,都三年級了,就不知道努力學習嗎?

孩子不說話,繼續看。

劇情繼續。

夜晚,米國代表向眾人講述了賈米拉的來歷,原來這隻怪獸曾經是一名英雄,是他的同胞將他拋棄的!

他回到這裏,只是為了復仇。

和平會議如期召開,賈米拉再次出現。

這個怪獸之恥,被人類的武器打的嗷嗷叫,但還是咬牙往和平會議場地爬去,加上適時響起的bgm,竟然多了一絲······悲壯感?

孩子泣不成聲,他的心彷彿被一隻大手揪住一樣,這隻怪獸太可憐了!

賈米拉死了,死在初代奧特曼的水流攻擊之下,身體化成了一片泥濘,費力的抬起了頭,眼中是那個曾經讓他自豪的國旗。

「嗚嗚嗚······」

「為什麼!為什麼奧特曼要打死賈米拉?」

孩子對奧特曼的行為很反感,在他的眼中,賈米拉就是英雄,英雄死在了另一個英雄的手中,這個結果讓他沒有辦法接受。

他的父親卻罕見的沒有催促他去學習,而是回味着那一句話中:「對死者都這樣,專挑些讚美詞說說罷了。」

這讓他深思,讓他重新審視起這部作品。

······

網絡上,更是掀起了一陣討論狂潮。

「卧槽卧槽卧槽!連說三遍表達出我心中是何等的卧槽,賈米拉這麼可憐,奧特曼為什麼要打死他?」

「同感,賈米拉是英雄,這麼悲劇的結果我不能接受!」

「沈大毒瘤,出來!@你還相信光嗎」

「樓上的別說了,賈米拉就算再可憐,也不能掩蓋他現在成為一名惡魔的現實,他可憐,那些無家可歸、甚至死去的人就不可憐了嗎?」

「這是一個無解的問題,也是時代的悲哀,錯的是那個時代,但是為之犧牲的確是千千萬萬的賈米拉。」

「沈大毒······算了,沈城,這一次算你牛!」

很多人罵沈城,其實也只是一種發泄的方式。

他們從各種各樣的渠道匯聚到這裏,本來只是想用成年人的眼光,居高臨下地審視這部子供向特攝片,結果卻被裏面的劇情破防了。

播放量爆炸了!

《奧特曼》除了前幾集變化比較大之外,其餘劇集的播放量是非常穩定的————一直穩定在播放量第一的位置。

高處不勝寒啊,哈哈樂在特攝這個領域那就是無敵的存在,影視版的獨孤求敗。

唯一能戰勝自己的就是自己。

而這一次,《我的故鄉是地球》完爆了之前的播放量,同時成為了柚子網播放量史上的一座豐碑。

柚子網高層都快樂瘋了。

還是沈導有本事啊,熱度這麼高,熱搜不用買就上了好幾個,爽歪歪啊爽歪歪!

趁著這波熱度,柚子網又多了好多VIP用戶,一個個揮舞着手裏的票子就要投入柚子網的懷抱。

除了柚子網之外,哈哈樂玩具廠也是最大的受益方之一。

因為同情賈米拉這個悲劇的角色,讓粉絲們不那麼痛苦,沈城毅然決然的推出了賈米拉同款乳膠玩具、鑰匙扣、筆記本等等。

賣的特別好。

其中賣的最好的是一個手辦,手辦又一個基座,基座上面寫着景伊初的那句關於逝去英雄的話,上面則是一個趴着的賈米拉,它的身體有一半已經融化掉了,大頭奮力高昂着,臉上有淚滑過,而這淚水,又將它的臉腐蝕的更加不堪。

定價自然也對得起它的品質————五百塊。

屬於哈哈樂玩具系列中的奢侈品了。

沈城對這個玩具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畢竟這不是孩子能夠承受的價格。

但是!賣的就好的就是它!

這就能看出《我的故鄉是地球》對全年齡段的恐怖影響力了。

。 「拒絕的藝術?」

這個時候,李程浩和楊泰合已經回到車上了。

他們當然不可能一直站在大街上說話,尤其是楊泰合已經注意到有攝像機好像在拍他們這邊了。

跟楊泰合說了之後,李程浩也是感到慶幸。

幸好自己沒有答應,要不然可能自己在跟祖兒一起離開的時候就得被拍到了。

雖然以圈內現在的情況,還有那些記者的節操來說,拍到照片的第一時間,是會先在明星這裏敲一筆,敲不到就去找對家,然後如果對家要了就給他們,或是配合他們報道出來。

如果都不要的話,最後的選擇才是曝光出來,賺取一波人氣。

這種選擇很普遍也很正常,畢竟是人都有私心,拍到照片或者發現重大新聞報上去,哪裏有直接從當事人這邊要的好處來得及時有效?

尤其是一些記者說不定也會面臨着新聞被搶或被上司壓着的情況,自己臨時敲一筆幾乎是必然的首要選擇。

當然楊泰合說的重點不在於這個,「像是剛剛那樣的場面,如果你懂得怎麼拒絕,或者一開始就聲明,海濤那小子也不敢那樣搞。」

李程浩驚訝道:「他不會,真像是我想的哪樣吧?」

「你想的什麼?」

「也不是我想的,」李程浩皺眉道:「就是以前聽說,他好像有幫着牽橋搭線,然後讓男男女女亂搞關係什麼的。」

簡而言之,就是「拉皮條」。

他本來聽到這消息是不信的,但是後來有關於大本營的這些人身上爆出來的消息越來越多,他也不確定了。

畢竟其他事情都干出來了,還怕多這一件么?

當然像是明宇,他好歹相處過,還是知道他老人家的性子,要說順應時勢、同流合污應該有,但是自己主動去腐化墮落應該是沒有的。

但像是海濤這些,他們沒到明宇的那個地位,又想要獲得更多的好處,可不得走些旁門左道么?

收禮物算什麼,拉皮條拉關係做老鴇龜公才是最上道的。

別說他們了,就是某大型電影公司的老闆娘,以及某著名女星不都干過類似的事情,而且風生水起么?

要不是靠着這個,哪裏有那麼容易拓展足夠的人脈,獲得夠多的資源?

就說這個節目請海濤來當主持人,他有什麼資格?

說白了還是靠的關係,李程浩看他跟編導私底下的說話就能察覺到他們肯定本來就有來往了。

所以為啥現在娛樂圈越來越多的星二代,甚至可能還會有「星三代」出現呢,畢竟再親密的關係,肯定都是比不上這種直系血緣的關係親近的嘛,這樣還可以利益最大化。

什麼,李程浩自己也是星二代?

哦,那沒事了……

楊泰合嘆了口氣,說道:「你看,你原來在圈外都聽說了,也可想而知他們這個搞得有多猖狂了。但在這圈子裏就是這樣,很多事情可做不可說,大家都能保持默契。

「反正只要不是出現有人被逼迫然後鬧大翻車的事情,他自己也不會受到什麼影響。這種事情在這裏實在是太普遍了,所以我才不想你跟那些女星走得太近。

「在這裏談什麼潔身自好,那就是個玩笑。當然如果你以後已經適應了,習慣了這種模式,要玩玩我也不會管你,只會幫你把好關、做好收尾。但是以你現在的情況,太容易真情實感的被玩弄了。

「真要玩你肯定玩不過她們的,所以我現在才必須要好好看着你,不能讓你落入了那些美色陷阱里,早早就腐化墮落了。」

李程浩聽的還有幾分感動,不是真的為自己好,他未必會這樣做。

畢竟這種事情做多了,很容易引起年輕人的叛逆反感,到最後說了也未必肯聽的。

當然李程浩也不像是那些容易飄了的年輕人,這就要說到家庭和學校教育的好處了,正因為成長過程中,已經樹立了一個正確的三觀,李程浩能正確分辨善惡是非,所以才會知道他這麼樣是為自己好。

也才知道自己這個時候應該要多聽聽他的話,如楊泰合說地,現在是他的起步階段,他自己都清楚他現在只能成為獵物而非獵人。

不過他又想到了一個問題,便笑着說道:「不過這樣的話,我以後積累不到經驗,不是一直都這樣,怎麼能成長呢?」

楊泰合失笑道:「所以我才要教你拒絕的藝術,所謂拒絕的藝術,或者可以說成是欲拒還迎。就是看似拒絕,但是一步步慢慢釋放自己的底線。

「如果你能夠做到這一點,那我就放心讓你去試一次……」

「那麼怎麼樣才算是能做到呢?」

「就好比剛剛,你一開始就得認清楚情況。你就算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樣的人,但是生活中類似的經驗總有吧?這種聚會到最後,不是基本都會提到要讓男人把女人送回去么?」

李程浩點點頭,這個倒是沒錯,他以前同學會的時候也送過女生回家,還差點被奪走初吻。

不得不說,男孩子在外面一定要好好保護自己,尤其是他這樣長得帥帥的男孩子。

楊泰合可不知道他腦子裏在想些什麼,繼續說道:「當你知道這一點,那你首先當然就得先確定自己有沒有想要跟她們中的誰繼續發展下去的意思。如果有也不要表露出來,先就說要回去,還有事。

「當然,順道送一下是可以的,這樣可以讓你之後有很大的處理餘地,比如說如果覺得情況靠譜,你就可以跟她進一步發展,表示自己耽擱一下沒關係,就算對方心思複雜也多少會有些感動。

「然後看看合不合適繼續『續杯』,等到酒到酣處、情到濃時,什麼事情都是順理成章發生的。不過最重要的是之後的收尾,我這個時候肯定就知道你在幹什麼,會在晚一點打電話給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