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何曾料到過會有這麼一出。

「果然太容易獲得的東西,背後都是隱藏着不容小覷的手段和危機。」

「不行,我不能着急,一定要冷靜。這書頁十有八九那位紫黑身影前輩留下的,既然留在這裏,肯定不是為了坑人的,想來也是會留有出去的辦法。」

不過禁制裏面除了那黑色書頁也就只有一個青色石台了。而黑色屬於已經被他收走了,那麼就只有這個青色石台了。

林天霄把目光轉移到了石台之上。伸手在石台之上摸了摸,不知道是何材質,觸手微涼,倒是像玉一般。

「這禁制是如何從這石台之中發出來的?」林天霄嘗試搬動這個石台,可是任憑他使出九牛二虎之力,石台紋絲不動。

於是林天霄又是嘗試了陽碑,陽碑依舊沒有效果。

林天霄深呼一口氣,然後全力施展《無極》,因為當初獲得陰陽石碑正是利用的《無極》功法。

雙手包裹多種靈力,朝着石台而去:「如果《無極》還是沒有效果的話,怕是真的就很難出去了。」

「咦?」

就在他此番雙手觸碰到石台的時候,竟是伸了進去。林天霄當即臉色一喜,更是毫不遺力的全面調動全身的靈力,然後他的身子慢慢進入了石台之中。

而此時外面的萬千重和萬重樓滿眼震驚地看着禁制裏面林天霄做的一切。此時萬千重眼神陡然變的凌厲,似乎下定了某個重大的決心。

一聲冷喝,猶如響雷在宮殿裏炸開,啥身上氣勢瞬間鎖定萬重樓:「跪下!」

額!?

萬重樓一臉的懵,他不知道咋的了。

而萬千重又是再叫一聲:「跪下!」身上氣勢更甚。

萬重樓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還是在巨大的氣勢之下跪了下來。

萬千重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重樓,你聽好了,記住我說的每一句話。從現在開始你就是萬古宗下一任宗主,也就是萬古遺族的第三十九代族長。」

萬重樓瞪圓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爹……」

萬千重根本沒有理會:「我族守在此處萬年之久,守護的不僅僅是那張黑色書頁,還有這處宮殿。

這處宮殿據說是打開一處秘境的鑰匙,但是除了第一代老祖,其他先輩們無人知曉這處秘境是什麼,有可能是真正宮殿,也有可能是其他。

我族不甘,或者說是我不甘。守護了萬年之久,白白便宜了一個忽然冒出來的小子。」

萬重樓跪在地上怎麼也沒有想到萬千重會說出這樣的話,震驚萬分:「可祖訓……」

萬千重直接打斷了萬重樓:「你不要說話,聽我說完。我比你更清楚祖訓,但是我們是被遺棄的一族,我不想僅僅成為這一界仙,這一界委實太小了,我要帶着我族走向更高的地方。

這些年你也知道,我們衰敗的很厲害。再不想辦法,百年之內必將跌入低谷,滅族都有可能。

還好,他來了!

祖訓是死的,人是活的。

我現在要進入其中剝奪那小子的機緣。但是我沒有把握,你知道我族的手段,那便是窺探天機,我在他身上看到的是無盡的黑暗。

那黑暗可怕到無法想像的地步,讓我都感覺到不寒而慄。

其實我也是在賭,拿我們一族的生死存亡在賭!

重樓,我要你記住,我此番進去以後,倘若我是一人出來。那麼我依舊還是你的老爹。必將帶領我族走向輝煌。

但是……如果是他出來了,不管我死活,不要有任何的怨恨,從此以後你帶領我族認他為主,全力守護他,輔佐他,不惜任何代價,就像之前守護這裏一樣。

這樣我族也許才能得以存活,或許有機會走向輝煌,做到牌匾上寫的……」

萬千重沒有繼續說下去,話風一轉,嚴肅道:「從今天開始,你會有一個新的身份——古煞,至於何時會用到這個身份,我有些看不透,只能靠你自己去參悟了。

時間不多了,我現在要你以我族的榮譽和大道起誓。」

此時萬重樓雖有萬般的難以理解,但是只有照做的份:「萬古遺族第三十九代家族萬重樓,以我族榮耀起誓,以大道起誓……」

萬千重見得萬重樓做完,滿意的點了點頭,手中一塊令牌令牌落在了萬重樓的手中。隨即就是把萬重樓送出了宮殿。

而此時萬千重大喝一聲:「還煩請各位長老助我一臂之力。」

只見原本空曠的大殿內突然浮現十八道身影,內圈六人身穿黑袍,外圈十二人,身穿白袍。一十八人,清一色的九階玄王巔峰。十八人同時掐訣,在萬千重身上匯聚一個特殊陣法。

萬千重不敢停留,當即朝着那處禁制而去。不過他可不是像林天霄那樣被巨大的扯力扯進去,他遇到了巨大的阻礙,欲要將他身子排斥出來,有此把他的身子都擠壓有些變形,瞬間就是被血液浸濕衣衫,不過他根本沒有放棄,依舊朝前而去,十八位長老也是使出全力。

萬千重爆喝一聲:「啊!」

身子陡然發力。

「倘若我此去不回,以後重樓就麻煩各位長老多多照顧了。」

就在此時萬千重的身子進入了禁制之中變成了一個血人。而那十八位長老也是倒退數步,紛紛吐出一口鮮血,精神萎靡了許多。

萬千重根本沒有絲毫的猶豫,就是撲向了即將沒入石台的林天霄。

話說林天霄這邊《無極》功法在體內全力催動,身子逐漸進入其中,本來想停下來觀察一下來着,卻是在魔皇的提醒下發現萬千重要強行進入這禁制之中。

雖然他不知道萬千重要幹什麼,但是看起架勢顯然不是對他有利的事情。當即不在停留,往裏走去。

突然,腳下一空,身子陡然失重

「啊!」

身子直直落下。

而萬千重那邊也是沒有抓住林天霄,不過最後時刻抓住了林天霄的一個衣角,隨之進入了石台之中。

瞬間他也是

「啊!」

兩人的身體一前一後,一直下落。

不知道過了多久,反正是很長很長的時間,林天霄在巨大的衝擊之下失去了意識。而身後的萬千重也沒有好到哪去,也是失去了意識。

兩人就這樣直直下落,尖叫之聲沒有了,帶起強勁的風聲。

「呼!」

「呼!」

又是不知道過了多久,強勁的呼聲沒有了,變的安靜異常。

而此時外面的大殿之中青色石台依舊安靜的杵在那裏,外面的禁制依在。而那十二名受傷的長老已經離開了。只留下空蕩蕩的大殿。

大殿門外,萬重樓獃獃的站在門口,他直到現在心中還有些難以接受,一切發生的太突然,太突然。

他的父親,也就是萬千重,雖說有的時候瘋瘋癲癲,說話不靠譜的樣子,但是一直教導他要遵循祖訓,而且這麼多年來自己也是以身作則。所以萬重樓對祖訓有着根深蒂固的概念。

但是萬千重今天卻是換了一個人一樣,完全違背了先祖的遺願,萬重樓一時之間根本接受不了。

萬重樓有些痛苦的抓着頭髮,撕心裂肺地對着宮殿叫喊著:「不,為什麼?為什麼……」

可是並沒有任何的回應。

此時一個一身橘色長裙的身影來到了他的身後,正是楚夢婕。

輕聲說道:「師兄有他的苦衷和執著,即便是師尊在的話,也是勸阻不了他的。也許……這就是他的宿命。

而你……有你的宿命。」

萬重樓雙眼赤紅,回身怔怔地看着楚夢婕:「師姑你……」

楚夢婕莞爾一笑:「是不是很奇怪我為什麼知道被利用了而不生氣?」

萬重樓茫然地點了點頭。

楚夢婕看着面前的古樸大殿,眼中有着別樣的光芒:「至於我,也有我的宿命。而且都是跟他有關!」

萬重樓知道楚夢婕口中的「他」指的是林天霄。

楚夢婕繼續道:「師尊當初收我的時候,其實就是因為我的一雙眼睛。而且明確告訴我,我沒有預測天機的天賦,他告訴我,『你雖然沒有預測天機的能力,但是你有一雙與眾不同的雙眼。』

師兄壓抑在心中多年的夙願,以為別人不知道,但是師尊早就看在眼中。

師尊臨走前告訴我,『有機會去一趟無雙城走走。』

我當時好奇的問,為什麼?

師尊只是笑了笑,『天機不可泄露』。

多少年我想去無雙城走上一次,都是被些許的事情阻撓了。直到兩年七個月之前,我終於順利去了一趟無雙城。

在那裏我遇見了他!」

。 第261章

這一夜,妖獸主營和躍馬原大營一片混亂。

能成為妖獸那就一定有靈智,雖不似人類修士那樣擁有禮法,但妖獸或多或少的會有些許顧忌。至少到達躍馬原這麼多天,一眾妖獸還從未有過如此放飛自我。因為妖獸主營以西的山坳里,是有專門場地的。

而且儘管整個如意宗一直與世隔絕,但不論妖獸長成了什麼樣子,無數歲月里或許出過幾個奇葩,但總體來說各族群或者兩性之間是有嚴格界線的。

今夜之後,那界線終於被打破!

就像中午停戰之時,修士大營只有四萬人,到了下午申時陸續趕來的修士已達六萬。妖獸這裡也一樣,每天也有新的族群加入進來。為了調整陣列,也為了防著妖禽,而且別忘了,便是妖獸之中很多族群還互為天敵。金狼王為了防著妖獸中的刺兒頭,很是費了一番苦心的令不同族群混在一起。

當各色狐狸和黃鼠狼被分在一起,當豪豬和刺蝟分在一起,當妖貓和鬣狗被分在一起,在助情丹的作用下,會發生什麼實在不可銘狀。

金狼王正在過著自己的夜生活,然後它發現自己的大營已經大亂,最可氣的是,連蜷曲著犄角的山羊都在跟它的狼群非常親密,那種屈辱、悲憤以及恐懼,嚇得它直接就無能了。

大營里瀰漫著一股很令妖獸著迷的香甜氣息,此氣息稟承了陸臨風一慣的風格,雨澆不透風吹不散,受綿綿細雨催動更香甜氣息更加令妖獸入勝。

金狼王驚恐著,帶領自己身邊那隻白狼,以及護衛著它的那些青、灰巨狼努力吼叫。終於令一些凝氣十層的妖獸恢復了霎那清醒,一起又是火球又是狂風的,希望驅散大營里勾魂攝魄的氣味,但沒有用。

不止沒有用,更因動用了修為,天地靈氣比正常更迅的被妖獸吸納,然後那些勉強恢復清醒的妖獸就再也叫不醒了。

更有甚至,兩條狼為了爭一隻兔子還會大打出手,各自鮮血淋漓之後似更加興奮。兩隻兔子為了爭一隻刺蝟也在生死相向,就連妖蛇,在跟蜈蚣激烈交鋒之時雙雙打著冷顫。

金狼王站在小丘上渾身哆嗦地看著這些,它努力了,它不敢輕易離開小丘,只能以術法不斷攻擊丘下妖獸,但兩柱香之後它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看著小丘下無數妖獸或以術法相攻擊,或仗著強悍的肉身橫衝直撞。才這麼點時間,妖獸大營里已經屍橫遍野!

「似乎只有躍馬原大營還沒有被波及。」金狼王正想冒險離開小丘,率領躍馬原大營妖獸前來鎮壓,然而就在這時,躍馬原大營里也開始驚天動地!

與此同時,下著纏綿細雨的天空,突然傳來的一聲唳嘯,也生生打斷了金狼王的腳步。

妖獸大營里的動靜能被修士聽到,當然也會引起不遠處妖禽的注意。一隻翼展足有十丈的銀色大雕,帶領著數百黑羽雕從天而降。在它們身後,還有無數禿鷲、烏隼等等妖禽。

唳嘯響起之時,金狼王就一個激靈,想要阻止這些不速之客,但銀雕速度太快,它還沒來得及嚎叫,銀雕已經威風凜凜地站在了自己面前。

此雕收起羽翼仍然雄壯威武,只隨意站在那裡,竟比兩丈高的金狼王還高了數尺。渾身銀白色的翎羽整潔油亮,鋼澆鐵鑄的巨大雙爪緊緊握著地面小丘,兩隻黃綠色的眼睛冰冷異常,如今正帶著嘲諷之意居高臨下的向金狼王看來。

兩隻妖王的對視碰撞出了什麼信息無人知道,只知道對視三五息之後,銀雕王突然引頸向著天空狠狠唳嘯。這嘯聲里充滿了暴虐、驚駭以及霸道的命令。

隨銀雕王一起降落的幾隻黑羽雕,在唳嘯響起時紛紛站定腳步引吭狂鳴。就在這時,一隻黑羽雕腳下一錯,似踩中了什麼東西一般,腳下響起一道輕微的「啵」的一聲。

這個聲響太微乎其微,正常即便再機敏的妖獸也不會太當回事。然而此時,這個聲音令金狼銀雕二王一起渾身炸毛!

兩隻妖王當真是亡魂大冒,銀雕王當即厲嘯一聲衝天而起。金狼王也是嘶吼一聲,炸著渾身金毛,丟下白狼和自己的整個妖獸大營,縱身一躍直向西面疾馳而去。

剩下的妖禽、妖獸見狀,雖不明所以只是本能的想要跟上。但是空氣中瀰漫的香甜氣息,出自陸臨風的手筆,小丘上的妖獸妖禽只有少部分及時逃離,剩下的盡數開始了狂歡。

再有一點,煉製助情丹之時,陸臨風曾動過念頭加入五色熒光蕈。然而過了月芽湖之後就算是進入了如意宗的核心地帶,當年如意宗弟子在這裡種過無數靈藥,一路上很多靈藥或者被采或者被燒,但陸臨風還是在隱秘處找到了劇毒蕁麻。

完成躍馬原大營任務之後,陳瑜匯合了萬六郎一起向修士大營狂奔而去,到了大營門口之時,遇到了蒼白著臉色拚命逃回的萬四郎。

有時候眼睛太好使也是個麻煩,而且添加了蕁麻的助情丹究境有什麼威力陳瑜也不清楚,因此兩個下毒之人雖可以想象,卻不如萬四郎親眼目睹來地更有衝擊。這一點,只從萬四郎蒼白的面孔,看到陳瑜之時如避蛇蠍的舉動,以及至今仍沒有焦點的瞳孔就可見一斑。

幻音谷上百弟子整群整群的將妖蟲收為己用;粗通音律的上千修士,在劉叉的傳授下各自粗略掌握了些許手段,於大營中各自撐起數丈到十丈的安全區域;又有妖獸大營里驚天動地的嘶吼亂了妖蟲心智。這一夜,在紫蘇到來並且在她的第一次指揮下,雖然還是折損了數百修士,卻是和妖獸對抗已來第一次最痛快淋漓的大勝!

第二天辰時二刻,六萬多修士在各自百夫長的帶領下已經集結完畢。

今時不同往日,昨晚妖蟲退去得早,眾修士有足夠的時間做最後的準備。比如各百夫長連夜趕製了屬於自己的旗幟,上面非常醒目的書寫了自己的名字。此旗也演算法寶,只要祭起除非戰死,否則將一直懸浮於百夫長頭頂,可以避免麾下部眾在戰場上發生混亂。

比如昨晚對付妖蟲時,一些修士擁有戰鼓法寶,今日也被各大統領連人帶法寶一起徵用,將在戰事中作為聞鼓而進的信號。

比如不只各大統領,連麾下普通修士也已經被告知,自己今日是防禦妖獸還是攻擊妖禽。

辰時三刻,司馬儀、司馬廉、鄭擇和候去痍,得紫蘇示意下令擊鼓,然後率領著麾下兩萬修士踏著鼓點率先走出大營。

接著是李亦成、恆安和陳平之,率領的第二方陣。由司馬鈞、司馬錯、劉叉以及崔袪,率領著由西北和魔門修士,以及陳瑜率領的上千直屬紫蘇的護衛作為中軍,一起向躍馬原開進。

今天的修士大軍旗幟飄揚戰鼓雷鳴,眾修士的衣著仍然五花八門,但是有了昨晚的妖蟲,以及響徹了大半夜的獸吼,這些修士由內到外無不透露著強大的自信。他們相信,在天仙也似的紫蘇的指揮下,他們定可攻破妖獸防線,然後順利進入南山門。

涼山派弟子在陣列中往來奔走,因為紫蘇一身暗紅衣衫,他們左臂上也纏了紅色紗帶作為標記,不時將前方情形傳給紫蘇,再將紫蘇的命令傳遞迴去。今天的涼山派弟子沒了心結,再有無數修士看到他們左臂上的紅紗而露出的崇敬,令他們很有些飄飄然。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裡太過簡陋。若換了在原陽,紫蘇至少應該有一座指揮台,行軍時應該由上百修士抬著指揮台以彰顯她的身份,而不是現在這樣寒酸的步行。不過想想,待攻破妖獸大營之後,這裡的六萬修士將會再次自相殘殺,紫蘇要不要威儀其實也就不重要了。

「臨風,我認為你應該亮明身份。」紫蘇正在向傳令兵下達著命令,陳瑜悄聲向陸臨風道:「昨晚你已經一戰成名了,若你還只是一個無名小卒,別人要殺你根本不會有任何顧忌。只有亮明身份,他們想殺你至少要考慮一下自己能不能得罪丹鼎派。」

「別,千萬別!」陸臨風連連搖頭,道:「如果我還是一個無名丹師,那麼只要有足夠的靈藥,我可以盡情煉製助情丹。可如果我是丹鼎派丹師,甚至被人知道我是丹痴大師的弟子,那我就必須非常收斂。陳瑜有所不知,中洲修士不能接受丹痴大師的弟子煉製助情丹,我自己都不能接受!」

陸臨風說地拗口,但陳瑜聽明白了。就像西北任何修士都可以言而無信,唯獨三大宗門的弟子必須重信守諾,而紫陽宗弟子更甚。紫陽宗令司馬鈞嫉妒的威信,乃是數千年來無數弟子以生命澆灌而成,陳瑜可不敢給自家宗門抹黑。

修士陣列里不時傳出難以抑制的吸氣聲,惹得各統領各百夫長不斷喝斥。當陳瑜陪著紫蘇也上了躍馬原,然後順著邊沿向躍馬原南邊集結,順著眾修士的目光看去時,也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