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要嗎?」

涼奈見他停頓下來,又配合的揚起了小臉蛋,將自己如玉般雪白的天鵝頸展露而出。

「剩下的就等回到家之後再繼續吧。」

北條誠抬起手彈了下她的腦門。

「說的也是呢!」

天真的女教師聽著北條誠的話,一雙明媚的美眸都亮了起來,迫不及待地抱住了他的手臂,轉身就朝著車子所在的方向走去,腳步急切。

「你著什麼急啊?」

北條誠有些汗顏地止住腳步,不讓她拉著自己走得太快,想到等會必然會發生的事他就有點腰疼。

「回家呀!」

涼奈回過頭一臉認真地說道。

「這麼早回去不合適吧?」

北條誠努力找理由想要拖延時間,他覺得有必要為自己爭取恢復體力的機會,畢竟剛才的消耗太大,他現在都有種虛脫感,實在沒有自信再收拾身前的這位了。

「都已經九點了,我們回去之後一起洗個澡,就差不多可以開始探索生命的美好了呀。」

她語氣純真地說著大有問題的話。

「不對。」

北條誠有些汗顏,努力作出一副值得信賴的表情,不緊不慢地說道:

「現在還不算晚啊,要到夜深人靜的時候才會有更棒的體驗,等玉置太太還有陽菜醬都睡著就沒有人打擾我們了。」

「好像是這樣誒……」

覺得自家妹妹有夠煩人的涼奈對他的話表示贊同。

「所以呀,我們就再到處逛一下吧,可以的話帶我去一些著名景點參觀下也不錯,我們凌晨十二點左右再回去,時間還很充足呢。」

北條誠面不改色地說著,他知道涼奈平時一般是會在晚上十一點入眠,等到午夜時分一回家她肯定倒頭就睡。

這樣一來,就能暫時躲過今晚了,明天再好好教訓她。

計劃通!

「要到那麼晚嗎?」

涼奈聽著他的話,美目中流露出了些許不情願,忍耐了一整天的她已經不想再等了。

「也是沒有辦法的嘛……」

北條誠試圖繼續忽悠單純的年輕女教師,不過計劃出錯才是正常情況,作為倫敦大學在讀研究生的二十三歲女青年也不是那麼好騙的。

「其實還是有解決方案的吧?」

涼奈輕咬著自己白皙的食指,像是不太能理解他的思路,一臉茫然的說道:

「如果誠是擔心在家裡會被人打擾,那我們在外面不就可以了嗎?涼奈雖然沒有這種經歷,但是也聽到過一些學生在聊天時說起過,現在的孩子好像都是這麼做的吧?」

「這個……」

北條誠頓時啞口無言,是他太小看涼奈了,這笨蛋竟然連年輕的情侶一般會選擇酒店為作案地點都知道。

「誠一定想得到這點的吧?」

涼奈看著忽然語塞的他,眸中疑惑逐漸過渡成了失落,有些難過的小聲說道:

「是因為不想和涼奈在一起,才找各種理由推脫的對吧?怎麼這樣……」

她說著就已經是淚盈眼眶,像是被遺棄的貓咪一般,一臉的可憐無助。

「我沒有那麼想!」

北條誠看著她眼角搖搖欲墜的淚珠,只好打消了心裡剛想出來的不去旅館的借口,放棄掙扎地拍著她溫軟的美背輕聲細語的道:

「涼奈你這麼可愛,不管和你做什麼我都樂意哦,哪有人連到嘴的肉都不吃的啊?」

他說得有理有據使人信服。

「真的嗎?」

涼奈半信半疑地看著他。

「當然了啊,你覺得我像是那種吃素的嗎?隨時可以把你吃干抹凈哦。」

北條誠垂下手毫不客氣地探尋著。

「那我們現在去找今晚過夜的地方好嗎?」

涼奈豐腴的身子像是一絲力氣也使不出來的軟倒在他的懷中,清亮的美目也變得潤了,格外的勾人心弦。

「嗯……」

北條誠嘴角輕扯的應了一聲,他覺得自己今晚指定是不行了,就懷抱中這個身材可以說是違背了公序良俗的美人,真的可以讓他第二天起不來吧?光是抱著她過熟的身子就能想象到時會是何種體驗了。

「這裡雖然也是涼奈家附近,不過哪家的住宿環境比較好我都沒有了解過呢,我問一下母親吧。」

涼奈小聲自語著,垂下手就要從包包中拿出手機,聽到她的話的北條誠直翻白眼。

「這個就不要和太太說了。」

北條誠揉著有些脹痛的額角說道。

「為什麼呀?」

涼奈不解的歪了下小腦袋。

「這還用問?你不覺得讓長輩知道這些有點尷尬嗎?雖然我們一晚上不回去,太太肯定知道是什麼情況,但是一般來說這種事都是看破不說破的。」

北條誠輕戳了下她的額頭,耐心的解釋著一般人都會明白,但以涼奈不諳世事的性子不太理解的事。

「既然母親會知道那直接告訴她也沒有關係吧?」

涼奈還是一臉的不解。

「你一直都有和玉置太太提起我的事對嗎?」

北條誠忽然反問道。

「從來到倫敦開始的那天起,每個早晨都在說關於誠的事,母親都說聽她會背我們之間的事呢!」

涼奈像是邀功一般抬起小腦袋說道。

「用不著你像是每日打卡一樣的和家人講述我啦。」

北條誠有些哭笑不得,不過他可沒忘自己問這個是什麼,又循循善誘地繼續道:

「你每天都和太太提起我,她有問我們發展到哪一步嗎?有嗎?」

「這個……」

涼奈像是在努力的回憶著,沉吟了好一會後,才遲疑著搖了下小腦袋。

「母親從來沒有問過這方面的事誒。」

「這不就對了嗎?涼奈是大人了,就算是玉置太太也不會對你的事追問到底的,有些事情說出來反而不妥呢,明白了嗎?」

「是。」

涼奈明顯是被他繞暈了,但是又不想讓自己像個笨蛋,於是選擇了不懂裝懂。

「那我們現在來商量一下該去哪家酒店過夜,這種事本來就沒必要問人嘛,開車繞一圈不就知道了嗎?」

北條誠知道她沒理解自己的話,也不繼續說那些,而是將話題拉回了正軌。

「那樣不就太浪費時間了嗎?我們選一家最近的直接過去,這才是效率最高的做法吧?」

「你到底是有多迫不及待啊?」

北條誠沒好氣地說道,他為自己的計謀再次告破而惱火,平時特別遲鈍的涼奈怎麼在這方面就這麼機敏呢?

「誠你怎麼還說這種話……」

涼奈不太高興的抿了下嘴唇,抬起了小粉圈輕捶了下他的肩膀,語氣委屈的道:

「還不是誠的錯,本來七個月前就可以的,非讓人家等到現在。」

「所以說怎麼到我們這裡就角色顛倒了啊?別人那裡都是男生哄著女孩子的,你怎麼比我還急?」

北條誠頭疼的說道。

「那誠倒是主動一點呀?」

涼奈不滿地反駁了他一句。

「你還敢和我頂嘴了是嗎?」

北條誠不知道該怎麼以理服人就板起臉拿出了強權。

「涼奈沒有……」

某個部位被北條誠日常教訓的玉置老師頓時安分了下來。

「真笨。」

北條誠好笑地湊上前用臉頰蹭了下她的額角,也沒有再推脫什麼,放輕聲音地說道:

「就聽你的好了,找家最近的酒店住下吧,這下你滿意了吧?」

「嗯嗯!」

涼奈頓時雀躍的點了下小腦袋。

「你高興個什麼勁啊?等會我可是會讓你哭出來的哦,到時候保管你要後悔。」

北條誠虛張聲勢的說著。

「不會的啦。」

涼奈頓時滿臉認真。

「只要是誠帶給我的,就算是疼痛,涼奈也會甘之如飴的。」

「這種話是誰教你說的?」

北條誠心裡感到滿足之餘,也用懷疑的眼神看著身前的美人,這麼好聽的情話不像是她能說出來的啊。

「涼奈就只是說出心裡的想法而已,以前被誠修理的時候,就都會覺得幸福呢。」

涼奈那雙純凈的美眸看向他時便會被依戀所注滿。

「是這樣嗎?那我可當真了哦,今天晚上就先滿足你這種愛好也可以呢。」

北條誠故意輕哼著說道。

「什,什麼意思呀……」

涼奈感覺有點不妙的縮了下小腦袋,臉色帶上了一絲怯弱,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糟糕的畫面。

「你說呢?」

北條誠見她罕見地表現出了忌憚,當然不想放過這個機會,輕哼著說道:

「說起來好像有那種特別的專題酒店來著,就是房間里都有著一套完整的手銬鎖鏈之類的道具,就去那裡好了。」

「誒誒……」

涼奈那精緻的小臉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染上了紅暈,顯然對於他說的事也有著一定的知識儲備,畢竟作為成年人,想不接觸到某些東西都難,更何況她之前還有意學習。

7017k「這次約斗,為了公平起見,魔具等一律不得使用!只能使用自身所掌握的魔法,以魔會友,雙方點到為止!」盧一鳴隨後也是繼續宣佈道。

畢竟用魔具打敗對方就真的沒啥代表意義了,這可不是盧一鳴想要的!再加上萬一對方身上有那種高階魔具哪。雖然概率很小,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全職法師之頂級天賦》第135章鏡像對決 「你們不認識這種文字嗎?」

蘇溪若聽着旁邊兩人的對話,沉默了片刻后,才開口問道。

唐曉把小冊子拿起來,隨意翻了幾頁,扭扭曲曲的怪異文字倒是有些眼熟,她遲疑的說道,「我……應該不認識吧,不過這種文字好像的確在什麼地方見到過?」

趙助理是一個掌握著多國語言的精英,聞言說道,「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文字,我對夏國的歷史也算有些了解的,但是這上面的文字也沒有一種符合古文字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應該是一種自創文字。」

趙助理解釋道,「我們國家在古代時期就很厲害,曾經有無數個朝代與民族,文化風俗與文字更是多種多樣,雖然我的確沒見過這種文字,但指不定就是哪個民族曾經的自創文字呢。」

自創文字嗎?

蘇溪若見唐曉和趙助理的確不認識這小冊子上面的字體,並沒有把自己能夠看懂上面的內容的事情說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