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者大人說什麼胡話?」宇文染笑。

拓跋塵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嗯看着宇文染,「陛下今天這棋下得真好,連我都被下進去了。」他毫不在意地伸了個懶腰,「既然陛下都知道了,我就不瞞了,我確實不是使者。」

「那你是……?」

「陛下不是知道嗎?」

宇文染放下手裏的棋子,「那王子殿下前來,有何指教。」

拓跋塵喝了一口茶,「指教談不上,我來是想向陛下討個人。」似笑非笑地看着宇文染。

「還有誰是王子殿下求而不得。」宇文染微微一笑,「不知道王子殿下想討誰?」

「顧言月!」拓跋塵開口。

宇文染停下了放棋子的動作,「王子說笑了,殿下要什麼都可以,唯獨她,不行。「

拓跋塵看着宇文染,難得見宇文染這麼護著一個人,皺眉疑惑了,「不是說你們感情不好嗎?」

「我和阿月感情好得很!」宇文染放下棋子,起身:「王子殿下如果無事,就請趕緊回西域,阿月是朕的妻子,誰都帶不走。」

說完,宇文染便大步離開。

……

這件事傳到顧言柔的耳朵里,顧言柔照着鏡子,看着鏡子裏美艷的自己,她不明白自己輸在了哪裏,怎麼所有人都圍着顧言月轉?

她用桌子上的東西雜碎了鏡子,顧言柔看着破碎的鏡子,嘴角勾起一絲笑容。

……

另一邊的顧言月不知道顧言柔的怒氣,更不明白宇文染為什麼見了拓跋塵就氣呼呼地回來了。

「怎麼了?」顧言月關心道。

「沒事!!」

宇文染簡直醋罈子都翻了。

他想知道為什麼拓跋塵為什麼要顧言月,不過看着顧言月的臉他又沒法開口。

「消消氣,我給你做了酸梅湯!」

看着美食,宇文染也不想問了。

顧言月進屋拿了碗,舀給了宇文染,自己又舀了一碗,放在鼻間聞了聞,顧言月突然臉色一變。

「別喝!」顧言月打翻了宇文染手裏的酸梅湯,她這些年鍛鍊出了比常人靈敏的嗅覺。

這酸梅湯有問題。

顧言月從頭上取出一隻銀針,放了下去,銀針瞬間發黑。

她看着發黑的銀針,暗自鬆了口氣,「還好沒喝。」

下毒之人實在心狠手辣,要是宇文染喝了她的酸梅湯,那今日她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而且這酸梅湯自己剛做好沒多久,看來,自己得鳳棲宮裏是多了些吃裏扒外的東西了! 凌星搞不清楚狀況竟敢想開口幫安子琳討角色,這不是閻王嘴上拔鬍子,找死嗎!

秦製片也沒想到凌星會在這兒節骨眼上開口,覺得凌星膽子是真大。

陳導沒打算聽凌星的想法,果斷拒絕,「讓我把洛依依這個角色給安子琳?痴心妄想!她永遠都別想出演我劇里任何一個角色,就連龍套都沒有她的份。」

「陳導,雖然安子琳剛剛的行為的確讓人憤恨,傷了秦製片,還險些搞砸您的生日宴,但不可忽視安子琳的確適合洛依依這個角色。」

凌星見陳導沒有阻止自己,繼續說:「就沖剛剛的行為,她的第一反應向您道歉,與劇中洛依依會表現的樣子如出一轍不是嗎?陳導您選角色一向喜歡找添近人物角色風格的演員,這本能反應不正合您選人標準嗎?我相信陳導對影視的熱愛和尊敬,絕不會讓私人感情影響工作,影響整部劇的呈現。」

當初陳導屏蔽凌星,也是因為安子琳在陳導面前搬弄是非,說她看不起《穿梭世紀之約》才會讓陳導對自己有意見。

凌星在賭,賭陳導對影視的那份熱愛和尊敬的心是真的,賭他不會拿作品開玩笑。

陳導依舊板著臉,他仔細打量了凌星一番,開口問:「你難道不是因為她是你好朋友所以才幫她?」

凌星會心一笑,「我跟陳導您一樣,對事不對人,我對影視的熱愛和尊敬不輸給您。」

凌星說完心裡莫名有些心虛,如果對方不是安子琳,她一定能做到對事不對人。

但對方如果若是安子琳…..

一切都以復仇為先,只要能報仇,哪怕利用「閻王爺」她也不在乎。

「好一個對事不對人,」陳導展顏一笑,「我給她這個機會,安子琳可以出演洛依依。」

「謝謝陳導。」凌星說。

「如果不是你,我絕對不會讓安子琳出演我的劇,你在這個時候竟然還有勇氣跟我提讓她演洛依依,凌星,你讓我對你刮目相看。」

「其實您不知道,我現在背上其實全是冷汗。」凌星鎮定自若,半開玩笑說。

哈哈哈哈…..

陳導聞言放聲大笑,連同夏青晚,秦製片等人也跟著笑。

原本心涼半截的夏青晚還想著完了,這會兒玩完了,剛到手的資源還沒捂熱就要飛。

結果這會兒見兩人聊的如此愉快,她緊繃的心也終於落了下來。

「星,你為什麼要幫安子琳?」夏青晚實在不明白凌星為什麼要這麼做。

凌星挑眉:「你也覺得我是在幫她?」

「難道不是嗎?」夏青晚一臉疑惑。

大家都覺得凌星在幫安子琳,但事實只有凌星自己明白,她並不是在幫安子琳,她是在給遊戲添加樂趣。

凌星揚眉一笑:「你說是就是吧。」

夏青晚總覺得凌星奇奇怪怪的,有時完全搞不懂凌星到底在想什麼。

「怎麼她還在?」

凌星和夏青晚走出廳內,就看到安子琳一個人坐在噴泉池邊上喝著酒,那畫面是說不出凄涼。

「我對她也是服氣,要換了我當這麼多人面被陳導呵斥,我絕對沒臉繼續待在這兒。」夏青晚繼續說著風涼話。

安子琳之所以沒離開,是因為她不甘心,雖然她知道陳導最後會把肖嫣這角色訂給凌星,但她就是不甘心,她必須要留下來親耳聽到陳導宣布。

果不其然,當她親耳聽到陳導宣布后,嚴惡,嫉恨和不甘,卻又無計可施的感覺讓她在下一秒情緒崩潰。

她設計好一切就等著這一刻徹底搞垮凌星,卻怎麼也想不到她的計劃最後會給凌星做了嫁衣。

這結果讓她怎麼接受!

「安安,你會恭喜我對嗎?」凌星舉起手中香檳,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說這笑容代表著友好也沒錯,但形容它是勝利后的炫耀更貼近。

安子琳抬頭,見來人正是凌星,眼底的憎惡一閃而過,可卻被凌星和夏青晚看得一清二楚。

安子琳很快調整情緒,牽強地擠出一絲笑意,祝賀:「當然,恭喜你。」

「謝謝。」凌星舉杯在安子琳杯壁上一碰,在抿酒的同時,帶有笑意的眸子里滿是輕視。

她目光沒從安子琳身上移開,看安子琳握著杯子遲遲不喝,又問:「安安是覺得這件喜事不值得為我慶祝嗎?」

「啊?不…不是。」安子琳一愣,忙道。

「陳導剛宣布我出演肖嫣,很多製片,導演都來向我道賀,這酒一杯接著一杯我都快喝不下了,可我一直沒等到你,還以為你不舒服呢,」凌星依舊保持笑容,「現在看到你,我也放心了,那邊還有很多人在等著為我道賀,我就先過去了。」

安子琳氣的都快哭了,強撐著難看的笑容僵硬點點頭。

「星,你剛那番話真的很氣人誒。」兩人離開后,夏青晚開口。

「氣到你了嗎?」

「嗯,羨慕嫉妒恨。」夏青晚說。

「都把你氣到了,你說她該有多氣啊?」

「明明很不爽,還是要保持微笑,」夏青晚被逗樂了說,「她八成現在快氣出內傷了。」

「你說她摔就摔吧,還非得拉上閻王爺的女人當墊背,這不是找死嗎,」夏青晚為安子琳惋惜,「本來她老闆要來起碼還有個靠山,現在就她一個人,雙拳難敵四手啊。」

夏青晚盡量避開徐南這個名字,改用老闆稱呼。

從凌星剛進來就沒見到徐南,之前她還奇怪安子琳當眾被陳導羞辱,當眾出醜,徐南怎麼沒出面幫她。

當時她還以為徐南這人怕丟面子,窩在某個角落當逃兵呢。

原來是沒來啊。

也好,來了說不定還要煩她,擾了她看戲的雅興。

「你少喝點,簡單應付下就行,」夏青晚囑咐道,「別忘了你身體。」

「知道了,我就是拿著裝裝樣子。」

面對這種場合,凌星才不會真喝,她就是抓在手裡隨時準備應付罷了,酒只是輕輕劃過她唇瓣並沒進入口中。

「凌星姐,恭喜你。」程樂頂著他那紅撲撲的臉蛋跑過來。。「皇上,娘娘勿葯慌張,我兒已經在着手準備編練大明神朝軍,準備抵抗災劫,具體情況老臣不知,可等他回來詳細稟報。」張居正寬慰道。

「快!快!快!大伴,擬旨!八百里加急宣張簡修即刻回來複命。」萬曆震驚過後急切吩咐道。

由不得萬曆皇帝不上心,畢竟這天下是他的,天下沒了損失最大的就是

《從四合院開始諸天遊戲副本》第44章召神朝軍與戚家軍進京比試 直到三百多年前,奉星寒在一次與炎家的交鋒中受了重創,命不久矣,才對最看重的後輩寒零星有所交代。

寒零星乃天生水靈體,同時與奉星寒一般,擁有冰魄雪凝體,后在寒家的幫助下,將水靈體轉化為冰靈體,天賦更上一層樓,在寒家也算是天賦不錯。

他已是五百多歲,乃九重天靈尊,在寒家的地位不低,也正因此才會知曉此次天鳳梨一事,並想到爺爺的交代才冒險前來告知春家一聲。

之後寒零星沒有在春家多逗留,悄然離去。

以其修為,只要沒有靈仙關注,便不太會露出馬腳。

秦楓站在屋外,抬頭望天,心中略有感慨。

在天靈大陸認識的故人有很多已經離去,但大部分都是因為兩次大陸之戰,而奉星寒的離去卻是極為突然、意外。

那麼多年沒有聽到過他的消息,甚至都快要忘卻這個曾經的故人,卻突然知曉他已離開人世,而且也在暗中幫過自己多次,令人不由唏噓。

秦楓低聲呢喃:「寒家……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現在這樣,與我春家成了死敵呢?寒煙雨……或許是引子,卻還不至於如此……背後靈聖的角力?還是我春家的出現對寒家產生了威脅?

十二大古世家,都擁有數十萬年的歷史,古老而強大,論歷史我春家並不輸於他們啊。只是早已形成的格局因為我的出現而有著被打破的跡象,寒家才會如此吧?

寒煙雨不值一提,卻是有兩個好兒子——寒天奇、寒天啟,逆天天驕嗎?在靈界或許的確配得上這個稱號,但這天很高,有著九重之多,想要逆天可沒這麼簡單啊……」

天鳳梨一事自然不用秦楓去操心,只要對方靈仙不出,他也不會輕易動身。

春家依舊派了人前去,只不過分成了兩撥,一明一暗,同時聯繫了明家、炎家等盟友,隨時可以救援。

秦楓在春城之中修鍊,沒有過多理會此事,之後得到赤霞回報,春家此次有所收穫,但也有人受傷,所幸早有準備,才沒有人隕落。

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插曲,對秦楓而言沒有多少影響,只是在枯燥的修鍊中偶爾停下歇息,聽得故友的消息,難免感傷感懷,之後他又投入到閉關修鍊之中。

轉眼三百年,拓跋雄在春城渡劫,成功成仙,去了趟聖仙宗后,告別秦楓等人,返回浩靈大陸,過了百餘年才再次回到聖靈春城,坐鎮春家。

春家在發展、在壯大,秦楓也在不斷變強。

又是三百年匆匆而過,秦楓再渡仙劫,春靈體達到四重天靈仙。

於此同時,寒天啟也終於渡劫,達到五重天靈仙。

之後不久,寒家傳出消息,寒天奇與寒天啟將要挑戰秦楓,與其一戰。

兩位後輩想要向前輩挑戰,本沒有什麼,只是這三人的身份非同一般。

三人都是各自時代的領軍人物,現如今都已是中級靈仙,依舊是風雲人物。

兩個是寒家的逆天天驕,前途無量,一個是聖靈春家的締造者,風光無限。 第766章故意挑釁

「怎麼?小子,你打算在這裡直接動手嗎?」

隨著第一場輕量級拳賽的完勝,曹雄已經手握兩個賽點。

第二場中量級拳賽,馬鐵更是徐朗的剋星。

第三場重量級拳賽,上官羽甚至都沒有合適的選手參賽。

所謂的恩怨拳擊賽,自己已經徹底掌握了主動。

眼下,自己前來這裡就是故意挑釁的。

如果上官羽能忍得住,自己當然得趁著這個機會好好的羞辱他一番。

如果他忍不住的話,對自己揮拳相向,恰好又是自己的最終目的。

提前結束這一場拳賽,豈不是更好?

到那個時候,上官羽因為輸不起拳賽而在後台動手毆打曹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