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被逼着做了什麼不喜歡做的事情?」。

羅杳杳愣住了,她說道:

「哪有什麼事情呀,你別想太多了……」。

羅空眉頭緊皺,顯然是不相信羅杳杳的說法。

兩人沉默,空氣彷彿凝固了一般,羅杳杳努力強迫自己昂起頭,直視羅空。

「我沒有什麼事情瞞着你啊。」。

羅杳杳笑靨如花。

羅空嘆了一口氣,說道:

「唉,真服了你了,有什麼事情一定要告訴我,我是你哥,有幫你的義務。」。

羅杳杳笑着點頭,心裏則在盤算著是誰出賣了她。

(本章完)

。 「若是這樣,只屯糧沒有用,沒有水,人也會死,熬過了旱災還得小心雪災,需要的東西太多,動靜不能太大。」

林毅突然想到自己父親的死,以自己父親打獵的能力,哪怕打不過,但是卻是能逃的,但偏偏遇到了野物發狂,被一群野物圍堵。

「先做飯,今天也別去地里了,我想知道更多關於你夢到的事情,吃了飯再好好說一下。」

「你信?」穀苗兒有些不敢相信。

「我信,有些話我不知道怎麼跟你說,但是爹在世的時候就有常說今年的獵物很奇怪,外圍幾乎看不到獵物了,所以他去了深山,而今年開春進山打獵的人收穫都不好,而因為打獵發生意外的人卻比往年多太多。」

兩人吃了飯,穀苗兒便開始說夢裡的事情,一邊說,林毅一邊問,但是穀苗兒畢竟是書穿,書里很多東西都是沒有詳細寫的,穀苗兒只能盡量把能說的記得的都說出來。

以前只是看書,倒是沒有多大感覺,如今雖然穿到了書里,但是自己有金手指,所以雖然極其想要屯糧,但是也沒有像林毅這樣這般沉重。

是的,越聽,林毅的神情就越發的沉重,穀苗兒畢竟沒有真正的經歷過飢餓與天災,但是林毅一個土生土長的人,從小到大,大大小小也是經歷過不少天災的。

糧食產量低,百姓豐年也不過是填飽肚子罷了,若是真的遇到穀苗兒夢中的那些事情,別說他一己之力,就是舉國之力也做不了什麼,更何況地位的不平等,老百姓的性命在權貴眼中根本算不了什麼。

他念書科舉想要報效國家,但是最想的是為百姓做事,若是連命都沒有了,還能做什麼,尤其是自己身體在考取了秀才之後越發的病弱,科舉早就讓他埋在了心底想要遺忘。

「蓮菜不種了,魚養不養都可以,院牆必須讓人來修,修兩人高,這些我來辦,錢給我,我再想辦法賺更多的錢,地窖的事情就需要靠你了,我將地窖圖畫出來,然後交給你來挖。

按照你說的,除非逃到海邊,可是沒有糧食在哪都一樣,還不如呆在原地,也可以少招人眼,你我兩人勢單力薄,一定要低調。」

「好,你好好的規劃一下咱們家,要可攻可守,萬一有流民跑到這裡,咱們也能抵擋住,不過糧食還是得種,光放地窖里也不安全,不能總跑地窖裡面,我知道一個藏糧食的方法,咱們家真的搭高牆到時候一樣招人眼。

若是人不管不顧沖了進來,地窖里的糧食只怕不保,經常出入總會看出痕迹。」

「什麼方法?」

「我跟你說……」一陣嘀咕,時不時的配合著手勢。

「怎麼樣?這樣就算有人進來查看也查不出來,雖然說不好吃,但是要是荒年咱們還白胖白胖的,那不是招人眼嗎,所以,現在最重要的,還是你要養好身體,這樣才能在荒年裡熬下來。」

「嗯,你很聰明,這樣的法子換我我想不到。」林毅抬手摸了摸穀苗兒的腦袋。

。 李和又與胡老師聊了會,便帶小曦回家。

「那個,請等一下……」

胡老師又喊住了李和,她猶豫再三,還是選擇說了出來:「裁判長,關於部分老師鬧事的那件事,請您不要往心裡去。」

「我們絕大多數人,都是喜歡這份工作的。」

李和:「嗯?」

他才醒過來,不知道什麼老師鬧事的事情,見他疑惑的樣子,胡老師也尷尬了,她臉紅的問道:「您……不知道?」

「嗯,睡了幾天,才醒,能具體說說么?」

「……好。」

胡老師整理了下思路,開始講述,事情是這樣的,因為在「火龍燒倉」事件后,解決掉糧食問題,難民營當時的人口已經超過百萬。

李和他們合計了一下,便從內地招收了20000名師範畢業生,來當老師。

可以說,如今營地里有超過七成的教師都是這批師範生。

當初因為工作地點是罪惡之都的緣故,許諾的都是高薪資水準,根據目前預科班大中小班的不同,基礎工資分為10000、8000、6000。

每個課時另外有績效工資。

而且當初每人都有五萬元的簽字費,各種保險都買齊了,光保險開支就接近兩萬元。

可以說。

為了招募這批教師,營地里花費了數十億的資金。

可是……

不知道誰說的,說營地里的所有資金都買了物資來應對劫難,已經沒有錢開工資了,而且他們在幻想事件當中,到時候,現實雖然才過去21天,這裡卻有18年。

營地里想讓他們白打工!!

很快,數千名教師罷工,找營地討說法。

實際上營地里是留了部分資金用於發放外聘人員的工資的,這批教師從到營地開始,算上幻想事件里度過的時間也不過是22天而已。

尚且不足一個月,自然沒有發工資。

無奈。

張冰將月薪改為周薪,先行發放,然後正式承諾幻想事件中的工資照常發放,如果營地能夠堅持18年,他們就能賺18年的工資。

這樣,事情才平息下去……

胡老師覺得不妥,畢竟營地里本來就是這麼打算的,為了安心,簽合同的時候還有五萬簽字費呢,連第一個月都沒等到就鬧事,實在說不過去。

所以。

胡老師雖然沒有參與,還是代表教師群體想給李和道個歉。

李和聽明白后,笑道:「沒事沒事,勞動人民的工資不能耽誤一分一毫,有維權的積極性是好事,我不但不在意,反而相當鼓勵。」

胡老師卻搖了搖頭。

她說道:「我們的月工資基本都過萬了,每個月光是外聘教師的開支,營地里就要付出3億左右,一年就是36億,18年就是648億……」

「而且,到時候現實里才過去21天,這錢,我們拿的不太心安。」

「要不,還是恢復正常工資吧?」

正常師範畢業生的工資大概是三四千的樣子,李和這裡高薪+簽字費,還可以額外時間,如果真的堅持18年,那回到現實,每人三四百萬是有的。

就跟做夢一樣……

「胡老師放心吧,這是你們該得的,罪惡之都本來就是混亂充滿危險的地方,而且你們還被捲入幻想事件當中,就我而言,依然感覺給少了呢。」

「如果這場戰役勝利。」

「到時候你們都是為解放罪惡之都做出了貢獻的,還會有額外獎勵。」

李和是實話實說,胡老師卻感覺受之有愧,她緊張的捏著手指,說道:「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我們的工作不值這麼多……」

「誰告訴你不值?」

「市場行情就是這樣啊,我們畢業生的工資只有三四千才對。」

「市場由誰決定?」

「呃……」

「沒有剝削的話,你的勞動,就是這麼值錢,或許不會直接以工資的形式反饋給你,但它會通過社會福利的形式反饋給你,現在這麼高的房價,還有多少人記得,以前工作是分房子的呢?」

李和笑著拍了拍胡老師的肩膀,就帶著小曦離開了。

只剩下胡老師低聲的呢喃道:「我的勞動這麼值錢嗎……不,不是的,只有在這裡,只有在曙光營地的規則下,才這麼值錢。」

「資本……只會吃人。」

……

李和抱著小曦離開,路上,小曦點著手心計算著,好一會兒,她說道:「爸爸,營地里的錢好像不夠付那麼多工資誒。」

有一點那些罷工的教師沒有說錯,營地里的錢確實不多了,只留下了20億以備不時之需。

想要全額支付18年的工資是不夠的。

「所以爸爸去要去找張叔叔商量一下啊。」李和笑著捏了捏小曦的鼻子,對於六歲的小曦能夠理解億這個單位,並算出營地里錢不夠,是相當聰明了。

找到張冰。

對於這件事,張冰早有了對策,笑道:「新聯勝知道我們錢不夠,特意捐款兩萬億給我們,明天商業區將展開募捐大會,錢很快就有了。」

「哦?」

知曉張冰借勢割韭菜的打算之後,李和說道:「雖然我們的確要收割資本,防止回到現實后資本外逃,但,錢並不是最關鍵的東西,是技術和人才。」

「上次讓左計秋去請前沿科學家回來。」

「人到了嗎?」

張冰搖頭,說道:「並無消息,後來查證發現,那些科研機構都不受新聯勝控制,他們都在地下城,受無禁者聯盟保護。」

「我們如果想要關鍵的技術和科學家的話。」

「不僅僅要繞過新聯勝,還要繞過無禁者聯盟才行。」

「左計秋在去過一次商業區后,已經失去了聯繫。」

「他的屬下都到我們營地來了,問我們要人……」

李和沉吟了下,說道:「左計秋應該沒死,反正明天要舉辦募捐大會,我去一趟城裡,想辦法跟無禁者聯盟也談些條件。」

張冰點頭,說道:「如果有辦法,不談最好。」

「那些研究機構並不直屬於無禁者聯盟,所以,我們搶人也好,搶技術也罷,如果目標是奧林匹斯的話,無禁者聯盟並不會追責。」

「所以。」

「他們不知道的時候,更好推脫。」

。 第35章就你還增長見識

「子瑜姐,走了,奧運會門票還有多餘的嗎?」李橋拉了劉子瑜一把,帶著打瞌睡的劉子瑜走出了天安門廣場。

「知道了,你別總抓我。」劉子瑜甩開李橋。

李橋有些尷尬,剛出天安門廣場,兩名虎背熊腰的外國人就圍了過來,金髮碧眼,人長得倒是也有些帥氣。

「美女,有沒有興趣和我們玩去?」一名金髮外國人說著標準的普通話,隨手推了李橋一把,將李橋推開。

來華夏的外國人也有各種各樣的,有些是因為喜歡華夏文化,還有些,因為華夏的女人……

劉子瑜往一旁走去,沒打算理會他們,李橋也往旁邊走去,只是又被攔了下來。

「不知死活。」李橋笑了笑。

「你說什麼?」推開李橋的男人怒了,抓住了李橋衣領。

「兄弟,你打我這可就是找死了。」李橋淡淡笑道。

劉子瑜焦急的看著李橋,手掌不自覺握成了拳頭,眼神也凌厲起來。

下一秒,抓住李橋衣領的人就被劉子瑜一腳掀翻在地,臉上多了個鞋印。

另一名男人見勢不妙,想要去抓劉子瑜,也被劉子瑜打翻在地。

「你看,我就說你們找死吧,調戲誰不好,非要調戲我子瑜姐,散打高手的名頭是吹出來的嗎?」

「跑了~」李橋沒素質的吐了口痰,抓著劉子瑜跑開了,他倒不是害怕兩人報復他,只是害怕打了人會有麻煩。

劉子瑜跟著李橋跑開了,朝陽初生,李橋帶著劉子瑜氣喘吁吁回到了賓館。

之後,劉子瑜去現場看奧運會了,李橋沒票,只能去小攤給老闆打下手。

一天下來,李橋又賺了八千多塊錢,除去老闆分走的一千五,還有六千多塊錢。

改良后的枸杞養生奶很受歡迎,尤其是養生的名頭傳出去之後,更讓旅遊的外國人趨之若鶩。

再加上,西夏牛奶的新版枸杞養生奶還沒正式售賣,市場上根本找不到競爭對手,讓李橋趁這個機會賺了不少錢。

轉眼十天過去了,李橋凈賺八萬九千元,雖然情況不是太理想,但也算把這些天花的錢彌補回來了。

晚上回去的時候,李橋在鳥巢外碰到了林毅和齊夢瑤,以及齊夢瑤表姐齊悅。

「李橋,擺攤還順利嗎?」林毅主動開口問道,齊夢瑤只是看著李橋,半天沒說話。

Leave a comment